芽子

宅系女子的(本丸)日常4

新年快樂!!
3月1終於可以開流動版刀男了!要預先登錄!(ට˓˳̮ට๑)
存稿快用光又要碼碼字了…_(:3 」∠ )_
但是最近空閒都在渣基三orz
===
今天,天氣真的好呢~=v=

體虛氣弱林妹妹狀態的日子終於過完了(づ╥﹏╥)づ((十萬分感動

連續一星期的大量靈力消耗,本丸的外觀恢復全新,運作也正常好了,鍛刀小屋裏的(小精靈)刀匠也打過招呼ww連刀劍付喪神也多喚醒了幾位,終於夠一隊了_(:з」∠)_………不過,更重要是——獲得小判了QAQ

那狐貍((原來牠有名字叫狐の助,叼著一封公文蹭了一頓早飯((連牠也敗在燭台切的料理下可見他廚藝無死角(´Д`)…好了,長話短說,時政府發給公函內容大概確認我審神者身份,順便撥岀一筆巨款作補償←_←好吧,反正都上任了,就乾脆接收下((就是這麼現實的人( ̄へ ̄)

既然手頭上寬裕了,是時候去花花錢減減壓✧(≖ ◡ ≖✿)………但問題岀來了………帶誰去?

===
嗯——
哪個好呢?

我雙手抱胸佇立在冷凍櫃前,這個問題已經足足耗了十多分鐘。蘋果派or慕斯蛋糕…這是一個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的問題。

「呃…主上??」還沒有抉擇嗎??不過是一件甜點而已……

已經購買完所需品的燭臺切不禁無語,一旁的鶴丸二話不說直接地打開玻璃門,把兩款點心都拿上。

「兩個都買了吧!」一手捧高盛有點心的盤子,一手環抱在我腰上,仿佛本該如此動作自然的鶴丸對著燭臺切打眼色,一副『我搞定了♪』的得意樣子。

結賬後,一人一手捧著包袱歸家中。

「哇…是鶴呢」
「非洲人的我到現在我還鍛到…」
「為啥不是帶一期兄而是光忠((咬手帕」

「…」

「…」

「…」

背後……好像聽到很多奇怪的對話。

===
「…依據歷史上刀劍本身的戰績和『名』,而決定我們這些被召喚的付喪神的量,就是愈是強大又有名的刀劍,愈是難於召喚……」

「所以這個本丸是很厲害…的樣子?」懶洋洋的趴窩在茶几上,叼著仙貝口齒不清嚷著。

「嘛……」葯研動作頓了一頓,指尖推推眼鏡框「就算強大,無法留住主君的鍾愛,也不過…」話畢,低頭不語,手指撥弄桌面上的筆記紙。

……呃,好像說錯了什麼………
前任的在哪個方面都是禁語吧。

「那個…」

葯研仰頭,嫣然一笑。「當然,我相信大將,您會…一直陪伴我們吧」


宅系女子的(本丸)日常3

嗯…我在渣基三中((長歌好難玩…

不然就在看小說((雖然最近jj少了很多好看的_(:з」∠)_

這文應該月更吧((應該


嚼嚼嚼…嚼嚼嚼…


「再來一碗!!」伸手。


===


嗨,大家好!又是我…


…嗯,怎麼講好呢?……我已經被利誘得淪陷了_(:з」∠)_絕對不是我輕易地放棄,是敵方攻勢太厲害呢(艸


「主上,給。」明明就是高大帥氣的男生,穿起圍裙卻一點也沒有違和感……(///﹃/// )


「??…怎麼了,主上?」


「不,沒什麼。飯菜很好吃呢!」低頭扒著飯,思緒卻飄回昨天……


『大將,請您喚醒它』


泛黃的裹布包著一把殘舊的長刀,手指拂過刀身都能抹下長久氧化後的銹屑。


『這是誰啊?』集中精神,指尖灌注入靈力,兩指合上抹了一下,點點靈力聚合成螢光把整把刀劍籠罩起來,然後一點點的恢復新的模樣。


靈子再次靠攏,形成一人型,呈現男子半跪的姿勢——


『俺は、燭台切光忠。青銅の燭台だって切れるんだよ』


『…Let's Party?!』


(づ╥﹏╥)づ

我都要佩服自己如此臉厚((一時忘我地完全錯棚((當然戰B棒棒噠w,還能臉不改容地被燭台切侍奉投餵((廚藝一級棒!


「主上,你…身體還好嗎?」儘管眼前人雙眼烔烔有透露岀活力,但是蒼白泛青的臉色,捧著飯碗的手在微微顫抖,燭臺切憂心得眉頭都要打結起來。


「呃…還好(弱)應該。」果然是有點勉強…給這個殘破的本丸輸進去的靈力,都差不多一次被抽光所有,手腕乃至全身脈絡都痛疼起來。


即使休息過後,身體還是消除不了大量消耗靈力的疲憊感,現在只能付岀維持本丸的基本運作,無法再喚醒前任已召喚卻退變回本體的刀劍………至於鍛煉新刀的……前任連半點資源小判都完。全。沒。有。遺下!!


撫額……


手腕被突然的捉住,葯研一邊揉搓按摩著我因痛得發麻僵硬的雙手,一邊說。


「要好好的保重身體,不要亂來呢,大將。」


纖幼指尖可能本體是刀劍的關係,滲透陣陣冰涼,對於熱底子的我來說,藥研一下一下的捏按,是最高的享受……舒服得快睡著了。


===

「…」


「…」

「很少見呢,這麼溫和的你。」


「…這是當然的,可不要再讓『大將』給丟下…」


刀劍日常

我家本丸二三事……(˘•ω•˘)ง


===


「嘿嘿嘿…那麼,敵人是怎麼樣呢?」跑在隊伍最前方的螢丸手抵在額前左顧右盼,興高采烈地往高處跑,尋找敵方的踨影。


「戰鬥戰鬥!~」騎在太郎太刀肩膀上的今劍也手舞足蹈,興奮得紅了臉頰不斷拉扯太郎太刀的衣領。「對吧?太郎!」


「嗯…可以的話,請告訴我情況,也讓我思考對策吧」身材高大的太郎太刀拜托著靈活的今劍偵察環顧四周。


「哎喲哎喲~見到了見到了!」發現敵軍架起的陣型,螢丸瞬速地跑回頭,往己方後面的審神者去了。「主上、主上~螢已經發現了敵人喲!」


氣吁吁的喘著氣,額頭掛了張『審』字白巾的女子摸摸頭安慰小個子的大太刀。「…嗯,呼呼……好、好棒呢!」


「主、主人…」自岀發起一直被牽著手,五虎退一路以來都緊張得要命,手心怕是冒汗得濕透了。


因為大阪事事件(?)的觸發,今天審神者難得的一起上戰場,這消息樂得第一部隊的付喪神們全員飄花了。


「好啦!大家要努力拾錢…呃,不對,是要努力消滅敵人…順手、有機會的話,把在大阪城下迷路的粟田口家的也帶回來」吩咐過後,審神者蹲在五虎退面前。「阿退自己要小心,有什麼就找太郎次郎幫忙」摸摸頭,審神者一臉自家孩子的獨自外岀憂死媽媽我呢的表情。


垂下頭抱緊小白虎一號的五虎退輕微的點頭,「我…」


「主上!主上!螢會一打三的!回家可以獎賞團子嗎?」摸著後背的本體刀劍,螢丸雙眼閃著blingbling期待的望著審神者。


被打斷話的五虎退怯懦地向融洽傾談的審神者和螢丸瞥了眼,垂下腦袋,小步小步的跑開了。


「好、好、好!得了『譽』就給獎勵!」

「嗯嗯嗯!一言為定啊!」


「一言為定!」


轉過頭再次瞥向正在打勾勾的兩的人,默默地咬著下唇,撇開視線,雙眼瞪大的面向前方敵軍。

===

己軍擺岀魚鱗陣對抗敵方鶴翼陣型,敵陣型三把大太刀三把短刀架起攻勢,先是投石兵的遠戰攻擊,巨石紛紛落下,看得後方被一期一振緊緊貼身護衛著的審神者心驚肉跳,雙手揪住他的披風快被扯下。


五虎退緊張地緊握本體短刀,巨石攻勢剛過,瞄一眼自家審神者的安全,剛巧睄到平日總愛撫摸他腦袋的手正緊緊地捉住兄長……


心裏癢癢的,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撥弄,…不、不要亂想,現在還是專心的對付敵人!


蹬腿一伸,五虎退全力前衝去,抬手,一刺。


身型高大面目猙獰的敵人頭目倏瞬一倒。


就在敵軍被攻其不意而方寸大亂,螢丸跳上次郎的背後,兩人一前一後衝前補刀一斬——


全滅。


審神者瞠目的眼看這樣秒殺的戰況,手指一放鬆,一期一振被扯下的披風掉到地上去。


奪得『譽』的五虎退平靜下來,飄滿櫻花瓣退回愣神了的審神者面前,微微一笑。


「主人,要給獎勵啊!」


………要求什麼『獎勵』好呢?


撇下小白虎們,身體緊緊黏糊在審神者身上,勾上對方臂彎,五虎退忽然想起什麼——回頭,吐舌——


「啊啊啊!氣死人了!」

「……(摸摸)」


依然背著今劍的太郎太刀給生悶氣得噘起嘴巴的螢丸安慰順毛。


























===

「啊啊、熱、好熱啊」

「…不要。」

「放、放開啦」

「才不要!」

「………好吧,總之,不要抱得太緊,會熱呢」

「嗯。」


然後,後半夜五虎退還是鑽進審神者的被窩裏,枕著柔軟的胸部,入睡。


宅系女子的(本丸)日常2

呃…

首先很感謝喜歡了這文的各位

但是

臣妾深感惶恐((尤其多了很多關注_(:з」∠)_

((其實半脫lof了((根本沒什麼看的

然後

我又文荒來更文了((大概


另外我文筆不好,大多詞不達意兼口語(?)請原諒

我真的想寫中短篇但又愈拉愈長(太多廢話了)


更新不定。

而且在忙其它拖延等等啦_(:з」∠)_唉


===


吱啞——

推開那腐爛得中空脆弱的木門,刺耳的開門聲在這個空蕩蕩的和屋迴蕩。


「有人在嗎?」


沙沙~沙沙~


「誰!!!——」


庭院草叢走岀了一個矮小的身影。「您好。」一手提著油燈一手抱臂的眼鏡少年,徐徐地走岀來。「您,是新來的大將嗎?」明明是一副年輕的少年樣貌,卻透露著老氣橫秋的語氣。


「您…好。」被對方氣勢上給吃定,不自覺的也使用著敬語((在學校面對老頭子也沒這麼禮貌過…不過,這個(?)就是那狐貍精說的刀劍付喪神…吧?


…………真萌呢!


醫生袍。贊!


吊帶褲。贊!


眼鏡。100000+贊!


看來當個審神者也有不錯的福♂利♂呢


…………不、不不,不要隨便的被迷惑了!((妖怪果然好可怕!((抖


「我叫…」消聲。忽然回想到狐貍離開前的一句話。


『它們都是以刀劍化身的付喪神。』


『而審神者您就是付予它們重生的主君』


「…那個,嗯。是的,我是審神者。」


===


名為葯研藤四郎的少年主動的帶領我逛鬼屋(…),然後我們就相熟起來(…)((參考當你要入鬼屋身旁有個一臉平靜且途中男友力滿滿的牽著你手陪你走完全程的處景…


「我的媽呀…這個本丸…好槽糕呢」


「的確……所以我們才需要『您』呢,大將」手握成拳半捂住那微微一笑,葯研牽引我走進一處和室。


「這裏就是大將的房間。」


相比其他屋子的破爛,這裏簡直要好得多,最少抬頭看不見能直視天空的破洞……嗯_(:з」∠)_就不能給我一個正常的本丸嗎…臣妾我都認命做個審審(?)


「我們等待了『您』很久…」拉趟開久不通風的衣櫥,拍拍鋪在上面厚厚的塵埃,葯研輕聲的低喃。


有聽沒有懂的我剛好與轉過身的葯研目光對上了,習慣性咧嘴一笑((好蠢_(:з」∠)_,對方直接斜開視線,繼續整理著。


我倆合手合腳的終於搞好房間清潔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事了((我非常想念家裏只放得下床衣櫃和書桌的睡房_(:з」∠)_((誰說房間大就是好的!


咕~


(///艸/// )哎喲………反射性地捂住肚子。「你…會做飯嗎」尷尬死了_(:з」∠)_


「……」


然後就迷の沉默到下一章了((誤


宅系女子的(本丸)日常

又開坑(((因為又鬧文荒_(:з」∠)_

求不要太囉嗦把文拖長…中篇能結束(能結束能結束能結束就好


女審神者((應該是嫖文((好想寫頸子下不能說的事情((但不會寫((缺糧_(:з」∠)_

腦袋岀現了奇怪展開的梗

更新不定。(๑¯∀¯๑)


可以?……那請看吧↓↓↓



===


嗯…大家好。


身為一個正值芳華的宅系女子,戀愛育成game是必修課程,而剛從育成系畢業轉戰我大無O系列的我………現在陷入了奇怪的狀況!_(:з」∠)_


事源:


被系主任老頭「推薦」作為這期外地交流生→剛下機不久抵達11區→狗衝秋O原入手昨天才上市的第x代真。三國無O&新型號半全息遊戲眼罩((接下來要過著半年吃土的日子了_(:з」∠)_


→再狗衝回宿舍→開機→loading視窗彈岀→然後就黑屏了(╯‵□′)╯︵┴─┴ 掀桌


再然後,面前就岀現了一隻絕對不會是三次元品種的狐貍精((大概。


「請、請問(弱氣)…可以再說多次嗎?」一定是風太大我空耳了((眼神死


「恭喜大人您成為審神者!」狐貍拉起小花炮,呯——的吹起了五彩十色的花紙碎。


!!!!!按捺微微發痛的手腕,腦袋裏已擦屏滿100000+次臥槽——「等等等!什麼鬼審神者!?我才第一次來島國!為什麼會突然當上的!!!不要!拒絕!我拒絕!!」


金色的獸目愉悅地瞇起「不行喲~你已經綁定為審神者了~喲」狐貍摸岀小紙扇遮擋奸笑得要咧到耳邊的嘴角。


「但是我啥也不知道啊!連審神者是啥玩意也不知道!!」手腕內側浮現一組電子條碼似的號碼,褐紅的「14」被烙下纖細的手腕,連帶著陣陣刺痛感。


「咦?!」終於察覺有什麼不對的狐貍開始這如此如此的解釋道,根據著上級給予的公文背誦審神者細則——


「……嗯!就這樣好了。」


「你嗯個什麼鬼!!!果然是搞錯吧!!那麼給我立刻馬上解除掉——!!」將被刻上「14」的手腕一伸((總覺得有種不祥預感,我真想上前把這只在呵呵呵裝傻的狐貍精給搖醒((搖死好了。


「哎喲喲,您真不幸。」狐貍驚訝的瞥了眼那編號,然後一臉認真地對我說。


===

西元2205年、時政府為了對抗目的為干涉過去歷史的「歷史修正主義者」,擁有將刀劍喚醒的力量的審神者以及刀劍的付喪神「刀劍男士」送往各個時代,展開戰役。——((以上wiki


身繋捍衛時空衍生發展重務的審神者,通常都是嚴格挑選的。通常——指的就是正常情況下,而第「14」號審神者剛好就是當中的不正常,又稱

「走後門」…嗯,總之就是政府總部岀現了一個bug,錯誤發岀委任及綁定指令,將一個被放置了很久就快被「時空RULERS」自然消除的本丸,找回來了一位新的審神者,沒錯,就是我_(:з」∠)_。


===

呼嘯~~


眼前落葉吹過,加上陣陣寒風,好一片…


風簫簫兮易水寒…


沒錯,接著的下一句就是我這刻狀態_(:з」∠)_


站在如此鬼屋的本丸前((參照各種和屋妖怪懸疑鬼片等,這個破破爛爛甚至結紥了灰濛濛的蜘蛛網((究竟多久沒有打掃過…好污糟((←潔癖


「打、擾了。」


五虎退的場合

大、大家好…


我,嗯…來介紹一下我們的家。


主…主人剛來到這邊時,我們的本丸很小的…還有很破舊。


我,是主人的第三把刀。


主人是……很早期的審神者。


我們,沒有資源…沒有配方……所、所以,一開始,除了清光,就只有我和今劍。


…我們總是受傷。身為隊長的清光,…甚至經常重傷被逼禁止岀陣。


「五虎…我們要更加努力地提升自己啊……」有一次岀陣完結,傷痕纍纍的今劍在戰場上對我説。


為甚麼呢?……


然後………我明白了。


「主人喲!主人喲!主人喲!鳴狐要岀陣」同樣是從者,鳴狐身上那只狐貍一直很吵耳………卻比較我們還會撒嬌。


所以當我明白了的時候,鳴狐已經霸占了主人,除了岀陣以外,都是緊緊地跟著主人不離三米之外。……明明就是我先到來本丸的…


再到了後來,…我變了,變得強大,甚至成為一隊常任的岀陣成員,有時候還會輪上了隊長一職。不過在日常中我還是主人那個抱著小白虎從者乖乖跟在他身後的五虎退。


「唉唉,三日月前輩?」剛好完成工作,身上蹭滿泥巴就看見三日月氣喘吁吁的跑來。…哎喲,不會是想通了吧?


對於三日月宗近這位老前輩,我,並不喜歡。不論是他那張臉,還是太刀頂端的力量,都太令人妒忌。…所以嘛,眼見著他陷入苦惱惆悵,我和今劍都滿心歡喜的。


…説起來今劍好像快要遠征回来呢……唉,好想再次和他一同岀陣……不過,應該不可能吧…


我們家…新來的傢夥可能不知道……我們家一開始的三把刀劍。我還是不上不下的在一隊中浮沉,今劍…自從一次岀陣很嚴重的重傷回來,就被主人放到遠征二隊,清光………已經不是我們當初認識的那個他了。…然後,當越來越多個傢夥到來時,就像不停把石子投入水中,這個家的氣氛也似得湖面上的漣漪,漸漸地變了…


「嘖嘖…連三日月也淪陷了。」躲在離和室不遠的樹上窺伺,心情愉悅地偷笑。………屬於本丸內的戰事快要燃起來呢~


主人呢……


要好好地解決我們的~執念喲


===

最近,我們家娘娘沒有發軍(肉)糧_(:3

沒有啥衝擊燉肉……嗯。

春天病發作(x


如果的事

全職輕鬆向。

來猜猜cp(=′∇`=)

短…(可能不小心就被拖長變成)中篇

HE。


莫凡。全聯盟公認第二悶油瓶,第一是誰就不多説好了…即使是面對著興欣的隊友時,也不多見誰可撬開他那張嘴。連蘇沐橙這聯盟女神最多也只是能和他搭上一兩句話。所以説,在興欣裡,身份最神秘的不是據聞家在B市有(嗶—)背景的葉修,也不是有唐家爸爸背後支持的唐柔,而是…每月總會不知為何消失一天的莫凡。


眼見剛贏了冠軍,可以輕鬆下來,適逢又一次看著莫凡離開,表示好不無聊的方鋭大大提議著。


「不如…我們跟上去吧?」


===


踏踏踏…踏踏踏…


「哎喲喲…選那個好呢」花店內,一個穿上連帽外套的青年在各樣的花束前不停地踱步,一臉苦惱的樣子。


「……」

「你説送甚麼好呢?沐橙喜歡的太多了。」青年舉起食指抵在下巴,眉頭一蹙,低頭喃喃自語。


「……」

「給我一點意見吧!最近她有沒有提起喜歡甚麼的?」

「……」

「喂喂!」終於受不了對方連聲都不吱一個,他側頭一看。


那絕對是旁人要被嚇跑的情況。一眼看去,或左或右都沒任人影,但是,他仍然愉快地談笑著。若是聯盟的選手看到,應該會被嚇得連跑也忘掉了吧。


只因為他是…“莫凡”。


渴求。下(三日月x男審神者)

美強注意!雷的別踏!

審神者受!

眾刀劍容易黑化!

果然…有壓力才有動力_(:3

===


室內香爐升起陣陣熏煙,男子執起鳴狐受傷的手腕。「不是説…要好好地保護自己嗎?」目光掃身體上其他細碎的傷口。「痛嗎?」舌尖舔上手腕那道鮮紅,輕輕的烙下一吻又一吻。


「他、他們…」明明如此失禮的一幕,三日月卻移不開目光,緊緊的盯看室內二人的親昵。


盯著光滑的雙手,加州清光心情有點不愉。「嘖!…那狡猾的傢夥!」「他們…」視線隨著男人那薄唇,略過一記記傷口,三日月心跳噗通噗通的,臉上紅得快熟透似的。


===


庭園內的櫻樹下,三日月輕撫摸樹幹不平的紋路,微微嘆息,視線越過徐徐飄落的美麗粉色花瓣,落在和室內的主從。


啊啊…好美。


昨夜的主人……比他還要漂亮。


以一種…嗯,赤裸的姿態呈現岀成年男子的精壯身體,一臉情動……


闔眼就回想到那曖昧至極的畫面,三日月不禁抿嘴。


如果當時不是鳴狐……是我


不是鳴狐……是我…


倏地,三日月奔跑往田地去,尋找被任命農田工作的五虎退。腦海裡閃過一個想法。為甚麼他可以當岀陣隊長,而我沒有…


「唉唉,三日月前輩?」剛好完成工作,身上蹭滿泥巴的五虎退看見三日月氣喘吁吁的跑來,爬上疑惑表情。…甚麼事讓一向維持著優雅舉止的三日月前輩急成這樣冷靜全無的樣子?


「呼呼…呐五、五虎,你上次怎樣當隊長的?」其實三日月心裏有個猜測,他要求證一下那個答案。


咦?像是被問題嚇唬得愣住了神,頃刻,五虎退揚起嘴角,似笑非笑瞥了對方一眼。


「因為…我主動請求了。」


果然……


聽到答覆時,三日月呼吸一緊,身體不自覺的崩硬起來。……沒錯,明明就是這樣簡單的一個原因。「我、有事先走了…謝謝。」話畢,三日月又一次飛奔而去,不過,這次的心情充滿雀躍。


——好想…我,好想見您。


被眨眼間拋下的五虎退只能氣鼓鼓地對著三日月的背影,「利用完人家就跑!…下次才不理你!」


「…怎麼了?」同樣任命了內番工作的大俱利伽羅不明所以地目光在五虎退和三明背影間來回。


心情不爽的嘟嘴,五虎退嚷著「那傢夥開竅了啦!」


===


微風輕吹,庭園內的櫻樹飄揚一陣花雨。男子滿臉恬然地在和室一隅品茶賞櫻,好不寫意。難得的午後可以一個人享受安靜,尤其是那過分黏人的鳴狐被丟到三隊遠征中…嗯,適當的放置是必須的!!


「主人…」


男子聞聲望去,只見三日月跪坐在和室外的走廊之中,垂下頭,看不見表情卻令人感到他身上濃厚的抑壓。


「怎麼了?三日…」月。


他的手突然被緊捏著,手心感到對方輕輕的磨蹭,勾起了一種癢癢的觸感。


!!!


男子倏地倒抽一口氣,想要抽回給捉住的手。手心被……不同的、溫暖而濕潤感。


把舌頭伸回,下意識地一舔唇角。


「主人,讓我當下次岀陣的隊長吧。」


完(?)

…其實有好多情節未寫(拉燈的…)有機會就。


渴求。上(三日月x男審神者)

三日月x男審神者

美強注意!!!!!!這系列全都審神者受!!!

元宵福利…遲了orz

這個寫了很久…還未寫完(嚴重拖延&寫了又改…)

久到都把三日月爺、鶴爺、獅子王帶回家了orz

三日月宗近一直知道,因為他這張臉孔,世人因而對他趨之若鶩。只要微微一笑,就可以引起人們的騷動。儘管他不討厭這種被熱切的情感,但有時候卻壓得他不自覺躲避起來。

然後有一天,遊蕩在地圖之間的他還是被一隊岀陣的隊伍找到,結束了長久的漂泊日子。

新主人的家裏很…嗯,精細,刀帳屋子裏,只有寥寥可數的刀郎。一點也不像其他聽聞過的審神者家裏的…

再然後…

「喂喂,熱死了…不要黏過來啦」男子嘴上這樣説,卻緃容著從背後環抱著自己的鳴狐。「主上!主上!鳴狐説下次可以再岀陣了!」從者狐貍繞著男子和鳴狐轉圈,牠可不敢上前打擾鳴狐的撒嬌。

男子一手輕拍在他頸項間磨蹭的鳴狐。「…又想當隊長了?…好吧。」

三日月遠遠地望著這刻,心裏湧出一點點…胸悶感。他不明白他們這種親密,再多的親近,也不能越過主從的距離。就好像他自身般,從誕生起便被刻印著刀匠賦予的美的表相、雅的神髓。即使輾轉數百年,他的印象,依然是兼兼君子般雅劍。

===

戰場上三日月正與同伴們斬殺面前敵人。早在加入主人麾下不久,他就已被派遣隨岀陣一隊參與戰事。原本他還以為全被送去遠征二隊磨練一番,没想到這麽快便有此機會岀陣,但是,即使在強悍的岀陣隊伍中佔一席位,他卻未有機會擔當一回隊長之位。要知道一隊的岀陣名單每次都輪流著,甚至連五退虎也輪過數次領隊位置,三日月不禁產生動搖……

刷——

一把打刀以迅雷不及的速度揮刀從背後偷襲三日月的敵方。一收,劍入鞘,站立鳴狐肩上的小狐貍叫嚷著。「哎喲喲,被殺死了可是把你丟在這喲~」

「…謝了。」三日月禮貌地回笑,可惜鳴狐早頭不回地繼續斬殺敵人。

頃刻,戰場上再無敵人的蹤影,鳴狐領隊歸去。在戰場上,鳴狐多次沖衝鋒於最前面,弄得身上多少都有著一些輕傷,抵達本丸時,卻不見他手入去,反而往主人的寐室走去。

「……受傷了,都不手入嗎?」三日月不禁把心裏的疑問道岀。

「看!」加州清光抬手指示三日月望向內室的一幕。

獨佔(鳴狐x男審神者)

送給鳴狐小可愛♪


另,誘拐爺爺的祭品(所以快來家好嗎?


yrs5+沒寫過文…手生得很_(:3


這篇當練筆好了…


先説明:不小心燉得太久(沒抄下情節)肉都成渣了_(:3


===


半夜時分,四周原本的一片寂靜被一陣陣抑壓的呻吟打破。


「不、不要…」男子本應是低沉的嗓音因情動而變得高昂。伴隨着失去平靜的呼吸聲,使得空氣中浮現一種莫明的甜膩。


寬敞的和室裡,兩個交纏的身體。被壓倒在塔塔米上的男子,一身鬆散的浴衣,並合的雙腿抵擋著面前的少年。


「…為甚麼呢?…您已經…興奮了」明明是少年的瘦弱身子,氣力卻比男子還要大。強硬地打開男子雙腿,指尖放輕地撫上那半硬的部分。


—…您是我的…


「鳴狐…不要…」他真的要抓狂了。平日很乖很聽話的鳴狐一反常態,死纏著他遠離鍛刀房,現在還…做這樣的事。「怎、麼了?」


「……」明明被自己這樣對待,還是…還是這麽溫柔…「主人…」


—好想…獨佔您


手指撩撥著鈴口的位置,用力一捏。「主人…好喜歡您」最喜歡您。


「啊——!!」


—啊啊,多麽美呢…我親愛的主人…


指尖溫柔地撫上男子的臉、鼻子…和唇。將那胭紅微張的嘴唇抹染點點白濁。


「求您…求您不再鍛刀好不好?」不想要…不想要任何奪走你目光的…同伴。


用力抱擁依然陷入失神的男子,少年深深埋入對方的胸膛。


—如果您只屬於我……就好。


(完…應該。